您所在位置: 首页 >
周惠2016年度时代见闻录
来源: 作者:周惠爱世界 日期:2017/01/06 字体:  浏览量:67410次 [双击滚屏]

走完丙申366天,找了些休息时间来回顾过去。不能正确了解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及其意义,去谈任何未来都是不明智的,还有更多人是迷茫的。每当在一个城市一个地区或者更大范围里,忽然真正能够遇到或会发现极其难得的闪光东西,我就觉得此生自己的生命似乎活着还有意义。否则,我们与那些在时间热度中沉陷庸俗已逐渐腐烂发霉的菜叶相比,又有何区别呢?

告别2016元年,我们抓住了什么?收获与体会是什么?哪些是正确或错误?哪里应有改进提升?在这样特有的命运里,你错过了什么,有无遗憾?未来又该如何去行走出来!!

周惠在2015年更多的谈了“思想”,引用了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罗默的话:解释经济差距,我们不但要研究工厂和交通设施,还必须以一样的热忱去研究“思想的差距”,以及与创造思想相关的知识生态和思想市场。在做战略及务实文化与具体作为的道路上,我们尝试开创一些新的道路,并且提出了基于互联网繁荣前进的“文化的春天”。

所以,对于周惠的2016年度主题是文化。文化是驱动人们产出认知盈余的一大动力。文化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拥有无可替代的深远影响,而我们现在则处于一个创造慷慨文化的时代。

2016年,传说的“猴年马月”来了,但能够成就的事情或不同之人,全在机缘造化。在年初的随想:做悟空呢不容易,至少要经历八十一难,还是做唐僧好;再一想,这八十一难唐僧也在啊,度过时肯定没有悟空是不行的。但到底谁是唐三藏,谁是悟空孙行者呢?在猴年发展逻辑,可能有跳跃,可能有腾飞。在这一路上,因剧情发展需要是不是需要各种妖魔鬼怪系列呢,这些又会产生什么作用呢?另外,真心及积极行走作为的人就能得到真经吗?

一、2016年看到“文化春天”吗
2016年,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毛泽东主席逝世40周年,为中华之崛起奋斗终生、伟大的人民总理周恩来逝世40周年,鲁迅先生逝世80周年,老舍先生投湖逝世50周年,中国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逝世5周年,迈克尔·杰克逊去世七周年,美国独立240周年,上海迪士尼乐园开门迎客并举办数日的盛大开幕庆典活动。

有朋友说,你应该开始写回忆录了!难道我真得老了,找不到用来安慰内心的事物了?一个夜里的梦:我的身体痛苦碎裂为各种元素,洒满宇宙及在天空飞舞中,又凝固为新生的物质。

人为的迷茫,实则不应是我这个知识年龄再有的东西。可是,还会有太多的看不清。很多人的真实想法与未来规划是什么呢?或许,许多人本就没有什么清晰的想法,只是迷于混沌在恐慌中想着明天的餐饭是否还有!

2016“悟道”解读的是,在最低层群体与劣势短板决定了其特定环境的发展水平。如何能够关心关怀到最弱势、最低层的基础发展,是核心决策者不能忽略的一个重要问题。所以,周惠在这一年特别呼吁要将“人文精神”、“社会关怀”作为积极主张。

2016年我们着力于多层次的“做事”及结构升级,但似乎受经济社会大环境的影响有加剧之势,人浮于事,胡乱搅局者层出不穷。太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涌现,摇晃着有限的时代。在年初时,忽然想起“林语堂”这个人,他离开这个世界已有40年了。正在看他的文章,有说到教育:所谓教育的真理想,就是发展知识上的鉴赏力。当确实喜欢一个诗人时,能够说出喜欢他的理由来,因为这是内心判断的结果,这就是我们所谓文学上的鉴赏力。我们成人的生活,无疑地经受着许多胡说及被骗人的东西所包围。

4月25日,“筚路蓝缕,知行合一”的许发刚因病去世,享年47岁。他是知名企业“九阳”创始人之一,在1994年与伙伴共同创办“九阳股份”并作为首任总裁,是九阳事业的重要奠基人。后来,又创办了很多企业包括山东儒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事业前行中因机缘与李嘉诚接触,成为长江商学院学员,并受其影响践行中国传统文化,他认为这样可以为社会做更多的事情。许发刚成为中国企业家群体中卓越的儒商代表,也是极少数率先参与推动社会文化财富创造的人。

我们常讲,说软话做硬事、说硬话做大事。在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长河中,仰望着用心去尊重文化:一方面这是信任的基础,另一方面美好发展的未来总是由有文化责任的人来开创主导的。文化是民族存在的根脉,尊重文化要有敬畏之心。现在太多假的文化人,在吃真文化的饭,无底线的开玩笑就会成为社会环境的损害者。人生及生活中有很多学问,当今有很多人把伪学当成生命中的主流追求,这是中国人有些悲哀的地方。然而,对于显学的珍贵及不同层次的认知,才能产生不同人在现实品质及价值发展上的核心体现。

4月29日,“农民型”的中国作家陈忠实去世了。他说,好饭耐不得三顿吃,好衣架不住半月穿,好书却经得住一辈子读。他的《白鹿原》要改编成电视剧了。周惠说,我们出生于农村,却为何经常忘记农村,我们最初的情感养育就在广阔的土地深处啊。对于《白鹿原》,他没有对农村题材作品图解政策式的描写,也不是颂歌式的描写,更不是田园牧歌、民俗风情式的描写,而是将锐利的笔触深刻的锲入了一个时代,鍥入到社会最底层,触到了这个时代的痛处、我们民族的痛处。所以在《白鹿原》的题记里,引用巴尔扎克的话说:“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

在大时代前进中,做文化的事少但都想着争做文化人,做大事做实事确实没有真正文化人的推动是不行的。而懂得文化,也了解透视社会人心的基础。但文化的内在核心就是对价值与秩序要有所坚守,又有多少人是这样做得的呢?“文化建设”是动真格的一种作为表现。社会在某些方面越来越陷在“失信”与“信任危机”中,就像公元前63年西塞罗说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而真实在文化投入上,成为是虚情假义的外在浮夸……最好的时光已经远离他们,当然剩下的只有衰落和绝望。

在参观一个书院后,随行几人对生活感言:形式脱离了内容可以有不存在的必要。我的思考是我们建了很多庙,高僧和尚要是贫穷不堪自会成为更大的麻烦。不少企业家能够运用文化做慈善推动社会发展,却没有真正的诚意去反補文化。对文化要求很高,但对文化人付出很少索取很大。在城市中建了不少档次很高的文化场所,对真正的文化人没有发自本质的尊重。文化形式化,大于本质化。文化索取要求化,大于实际支付化及真正发展化。在文化作为上的虚假繁荣,使社会虚火浮躁等现象越来越泛滥。

6月18日,知名外交家、正派的中国学者吴建民先生因车祸身亡。他是最著名的中国“鸽派”代表,被认为是一个非常直率的人,为人既严厉又和气,工作上很严,生活上却特别随和。围绕吴建民的争议非常多且强烈,但其的观点鲜亮,主张明确。我们需要理性、自信、包容、开放的国民心态,培养的过程也是克服弱国心态的过程。中国对外政策高明的方法,应该是我们做出来,让人家说好。现在是应当由人家说的话,自己说出来了,这是败笔。

2016最有热度的时间是八月,郎平再次带领中国女排奥运夺冠,国人再提“女排精神”的新高度。接着,网络及朋友圈又被“小目标”刷屏,掀起亿万人的关注讨论。首富王健林说“想成功先订小目标,比如先挣一个亿……”在《鲁豫有约大咖一日行》栏目中,王首富也是首次高调表现:“如果要成为一个超级的企业,或者一个卓越的企业,我认为最最重要的就是品质,并且一定要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

10月9日,79岁的著名作家、画家,原包头市文联主席许淇先生因病去世。记得去年我还参加过一次许淇先生彩墨画创作研讨会,还特别题写赠送了画册;当时感觉到他的身体健康,已有一定问题。许淇1937年生于上海,1956年赴内蒙古“支边”便扎根塞外草原,创收丰厚,许淇文集、画集及传统新文人画、现代彩墨画等得到了各方面的高度评价。很难得的是,这个城市已将他视为一面重要的旗帜和文化名片。

当前中国,我认为"文化扶贫"是一个好的定位方向。好的文化有种敬畏谦和,更是良心品质与值得信赖的。只有懂得文化,更高层次的价值才能展现出来。我们要分辨哪些是真懂文化的人,哪些是注重自身修养提升、愿意积极发展并可以真正拥有未来美好的人。优秀文化的创造创新,其核心还在于代表特有价值的人。

二、好的文化在于“做事”表现

2016年是中国“十三五年规划”开始,中国已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这一年,是宏观经济持续探底第一年,也是最艰难的一年。大量的新产业、新业态和新动力,在低迷中有繁荣,在疲软中有新气象,在旧动力衰竭中有新动力。中国成为G20会议的举办国,人民币进入SDR正式生效。人民币,成为第一个被纳入SDR篮子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后,特别提款权中的第五种货币。

最近遇到很多的陌生人,一提“周惠”都说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人。周惠是个有名的人,这不奇怪。因为在十多年之前,作为有责任和良好名声的媒体人,那才是辉煌升腾的美丽年华。我们曾见证了太多的企业兴衰与死亡,及有限时代部分大佬的最精彩的过程与幕后。所以,我没有给自己定位成企业家,做思想家又太累太沉重,我只愿成为半个文人,一个有价值作为的学者及战略顾问服务者。无论要什么样的生活,但我认为“真诚”最珍贵。用真诚做人,用真诚做事,在生命最后能有几段好的友情就非常满足了。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如何拥有持续美好的热忱,在积极求索中的那股劲头怎样去保持下来,当然没有文化认知与精神支撑是不行的。还有就是,能否真正用心对待价值,这关系到能否得到一种珍贵的未来。在实际做事的体现上,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在做事能力的推动上,能够产生出多大程度真正有未来的影响。否则,我们见到太多的只是“小的打闹”玩笑折腾。而不成气候的造物弄人与做事,无益于更多的消耗与浪费。

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兴起的大数据打败了一切个人、所有的组织体系。这或许是一个伟大时代的开启!在Alpha Go出现之前,围棋还是人类的天下。2016年3月10日,在举世瞩目的人机大战中,李世石投子告负。谷歌、Facebook、百度等各大科技巨头,纷纷发力指向新路标方向——“人工智能”。这确已是一个后事实的政治世界,这个世界由智能手机等技术提供强劲动力,我们的生活方式就在其中。由智能手机终端连接的“网时代”,牵动着所有生命作为的活力表现。用“网”能力,是当代人类参与主流社会发展的基础要求。

大道理很多,乐趣却似乎很少。社会到处充斥各种各样的不满,越来越多难以阻挡。这主要源于我们太多各种各样的作为与做事,与时代发展需求与要求相差甚远?英国成为历史上第一个退出欧盟的国家。作为韩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也是东亚第一位民选的女总统,虽历经苦难、很亲民的朴槿惠,却因好友“干政门”事件爆发等丑闻,最终还是被民众赶下了台。曾经的互联网龙头公司雅虎,终究在2016年还是把自己给卖了。和时间“赛跑”的三星在Note 7“爆炸门”后,最终使其逼入绝境。

某日,周惠早读到贵族精神的消亡,谈到:伟大的企业家、明智的政治家,正常的民众,大家是不是都很难再找到了!为什么?一定要善待文化根基,一生才可能会有意义。你的团队,近处看不到敬畏,远处看不到希望,要做大做强却没有真正行业领袖的姿态。越来越多的正常人,开始固执且沉陷在满大街满网络无味的小生意经中,到头来只有挣扎着度日。苍生与其无益,私利又如何畅远呢?

作为“互联网+”时代的产物,共享经济在这一年衍生出滴滴、优步等互联网公司。“共享单车”开始盛行,迅速引爆了该领域的新风口。21世纪交通方式变革的创业先锋们,正计划利用新兴技术重新唤醒中国人的“自行车情结”,为人们解决出行难题。2016的创业潮相信依然很热,但倒下的创业公司却非常多。在业内,“资本寒冬”、“估值跳水”、“融资放缓”等作为了主要关键词,创业公司尸横遍野。

周惠的2016年过得并不好,深层升级调整算失败了吗?不得而知。你信任了别人,而人家却可能给你开了玩笑。文化事业任重道远,真心真情或许就不可能在那些浅水中得到。某些日子,右肩疼痛的厉害,可能是着风了。拆卸不了的零件,还须带痛而行。脊椎也应适度调整一下,神经发麻,部分身体供血不足或血液流动不畅。有了问题不怕,正确准确的认知理解才是核心。想起不久前的某会议,某老总经典发言:很多场合现实就怕没文化的乱说,有文化的却不说。我不由笑的全身颤动,疼痛难忍。

努力不算什么,有些挑战突如其来,却无法看到结果。在某夜的梦里:周惠陷在被坏人围困堆里无法逃亡,只有手中拿着枪对着自己的心胸连开了数枪,鲜血奔涌流动着,却绝望于还活着。没有把自己杀死,在心口剧烈疼痛中却醒了起来,而外边夜色已淡,清晨开启新的一天。左边半个身子连着心口,还在隐痛中……整天的在外行走忙碌,在一段时间后总算才恢复过来。

“周惠爱世界”继续强化影响力建设及“资深媒体人”身份,先后成功在“今日头条”、“腾讯新闻及快报”、“百度百家”等主流网络新媒体平台开设特别专栏,在发文安排上都做了不同侧重定位的规划。在一片网络乱杂漫骂的乱势中,坚持正面力量的强化发展,用专业态度与独特情怀传播“有价值的美好”。

2016年“周惠爱世界”微信平台共发出140多篇稿,约有50%未超过上千的阅读;还有大部分稳定是在三千左右;只有个别过万的;不像去年数据的忽高忽低;这说明已产生出一定成熟稳定的阅读群。其实只是随意做些时代思考,而后台数据表现显示所有地区均实现全覆盖,尤其是北京、江苏、广东、内蒙古、山东的阅读群体占绝对优势。在平台中精选推出的文章,只注重时代精品与思想提升发展,这是“周惠爱世界”基本的特征定位。这也是要给那些高于周惠水平、能够读懂的特定精英群体而做的一个价值平台。

在一个核心价值服务定位上,周惠对于战略咨询只有几个行业项目帮忙做了些立项报告,很有限的经济收益。上半年,广州方面的真情邀请因当时事务未能及时响应,造成深度合作战略未能成形的各种遗憾。最重要的在年初计划的文化项目启动上,因多方面因素在关键点上被拖延而停,也错过了最好时机的发力。与文化相关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基本停滞状态,部分努力成果却开创了对外交流的巨大亮点。如与河南洛阳、台湾书画的文化交流,都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最具有正能量的国内主流品牌活动“艺得心道”文化名家沙龙,走进系列活动开展了9期,与2015年的13期相比放缓了很多。社会效益是巨大的,已超过10万人阅点量。但是,如何进行经济效益创造仍是十分艰难,且充满考验。对于文化艺术研究院要解决的基础事宜还在进行,智库定位发展还须加强各方面的合作推进。

在这一年,户外运动迎来强大风势。我们已经看到很多广告、电视剧都有户外题材元素,知名影星都纷纷参与到这种与大自然相协调的生活方式中来。第三届中国户外运动协会沙漠节在国庆节如期进行,人数与去年相比虽有缩减,但总量来徒步沙漠却是增加的,这需要进行系统思考与调整升级。而对于户外救援协会已初步完成基础设计体系,参与几次大中型户外活动的安全保障都取得良好的效果。户外运动基地的建设已有初步规划,如果引入资本流的合作,快速发展只是时间问题。

在到处行走中,很多思考简单与深刻化。当列车在陕北境内行驶,我看着这片热土地炊烟不断闪现,想起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眼睛不知不觉湿润了一次又一次。那时到处是桃花盛开的景象,仿佛清香飘逸在心间,不朽的是生活追求。什么是人生?人生就是永不休止的奋斗,选定目标并在奋斗中感到努力没有虚掷,这样的生活才是充实的,精神也会永远年青。

最终,这一年还得到几次非常好的学习机会,这对于个人在某些特定方向不同层次与相关专业上有了较好的理解认知。人类把自己的信仰放在了高处,是因为那里与自由的天空最近。当一个人的生命有了真正信仰的资格,学会了敬畏与追求,找到了鲜花绽放的意义,其的所有行为就会认真与高尚起来,在俗世中的所有魔鬼也会任其驱使。只有信仰才有可能看到灿烂辉煌的大道,尘土光阴飞扬而逝,希望愿景滚动向前。

如何能让一个行业得到会社会价值上的认可,及更有效的尊重? “文”的核心是具体做出来的表現,其他各种说话则有胡言乱语之伪学。有道者,巅处放眼,险处求生,重文以修其身立于世,强骨开明。待人做事有如文,轻文无道者当以众弃之远离其祸端源。畏敬万物,有知有文者亦才有道,远略有趣,仁义善尽,植好世代,功德圆满,方能可见大业。

三、重新认识已走远的2016文化元年

这一年中,有好长时间没有去好好地喝茶。周惠有时也想着,在生活中不同的心会留在哪里?生命里这些起舞的我们,是不是还有着不同的意义!茶色通透,可观可品,这是过去也是现在。谁知道,是否还能有什么样未来?

据说2016是人类进入下一个历史周期的元年。从原始社会发展到农业社会,花费了将近15万年才完成时代跨越。从公元前1万年人类进入农业社会开始,到公元1776年蒸汽机的问世,人类花费了近1万年就完成了第二次跨越。然后再到1946年世界第一台计算机横空出世,人类用了170年就跨入了信息时代。社会完成转折的周期分别是:15万年、1万年、170年。从1946年到2016年,这70年大转折又是什么呢?

2016是丙申年,1776也是丙申年。有人推理说,这两个丙申年很重要。2016年重要,未来30年,将决定开启人类新的历史发展时期。1776年是人类发展的节点,是因为这一年发生的三件大事:

第一件,这一年英国的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以此为契机,英国爆发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是世界第一次浪潮的核心,当世界上大多数统治者还沉睡在封建地租的美梦中,英国的工厂和矿山已经刮起了一阵科技之风,这使英国站在了浪潮之巅。第二件,这一年英国的亚当·斯密出版了《国富论》,这本书被誉为西方经济学的《圣经》,亚当·斯密向前展望了300年,而300年后的今天,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人类又遇到了发展的节点。第三件,这一年美利坚合众国通过赢得独立战争而正式建国,并通过了《独立宣言》。“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于是从1776年以来,“人人生而平等”便成为一种朴实而又崇高的普世价值。没有迂腐的思想包袱、没有王朝专制、也没有封建壁垒,美国拿起了最先进的思想武器,甩开膀子往前冲,这为美国成为20世纪的超级大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以上三件事,推动了世界的进步。他们分别是:科技、思想、战争。我能想到的2016年主题词有文化、网络、数据……让我选择其中一个词就是——文化。而世界现实是真正认知到“文化”,到主动去把握“文化”,还是那几个网络大巨头在忙着圈地圈人圈资源及进行相关开拓性的布局。中国传统产业则是一片沉寂,根本没有认识到文化的重要意义。

我们看一下在世界大背景下,公元1776年的中国。这一年正是乾隆41年,此时中国处于“康乾盛世”,歌舞升平、财大气粗,天朝的架势依然。而且这一年乾隆刚好平定四川大小金川叛乱,标志着清政府对川西的控制,此役被列为乾隆皇帝的十全武功之一,此时中国人口规模大约为3亿。但盛极必衰,而未充分把握当时大时代文明的步伐,五千年文明从此一落千丈,中国被世界潮流开始抛弃。

1776年成为了决定中国近代国运的最关键一年。乾隆时期的中国,拥有强大集权、充盈国库、辽阔疆域、虽贫穷但丰裕的人口,以及科举制下远高于西方的平均教育水平与精英人口比例。然而,闭关锁国、官僚主义、封建主义这些都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绊脚石。《国富论》里这样论述:“中国一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土地最肥沃,耕作最精细,人民最多,而且最勤勉。然后,许久以来,它似乎就停滞于静止状态了。今日关于中国现状的报告,与五百年前视察该国的马可波罗的记述比较,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也许在马可波罗时代以前好久,中国的财富就已经完全达到了该国法律制度所允许的发展程度”。

在这一年,乾隆却下旨要在全国范围内“删销书籍,以正人心”。一场新的焚书运动在全国展开,愚昧难挡。乾隆在位期间,清朝焚毁的书籍共计77万卷。如此封建、残酷的思想打压,与英国人亚当•斯密倡导的自由化、市场化理论如同天壤之别。对比18世纪世界文明的发展,乾隆时代是一个只有生存权没有发展权的盛世,也是中国历史上民众权利被剥夺得最干净、意志被压制得最靡弱的时代,是一个基于少数统治者利益最大化而设计出来的盛世,其给中华民族精神上造成的永久性创伤,远大于这一时期的成就。

1799年,世纪之交的前夜,乾隆走完了他的一生,给他的子孙留下了一个没有任何竞争力的高度专治国家。乾隆以后,国势衰颓,在下坡路上飞奔;到了嘉庆初年,土地集中、经济危机、吏治腐败、国家机器运转不灵等问题集中爆发。43年后,中国近代史上与外国签订的第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所有的结果,就在1776年那个“删销书籍,以正人心”的丙申年,其实就已经确定了。

我们再来谈一下“经济危机”的本质是什么?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互联网的出现,垄断正在变的越来越容易,而资本家为了赚钱,不断利用新技术扩大生产,同时不断要求工人加班,然后生产出了大量产品,但是这些产品却卖不出去了,为什么呢?因为社会上的消费者也是广大工人构成的,财富被不断向资本家手里集中,资本家虽然有钱但比较是极少数,工人作为消费主体,享有的财富永远都是有限的,导致人们没有那么多钱去消费。虽然大家创造了大量财富,却没办法享受这些成果,于是这就造成产品的不流通,开始大量过剩,这就是所谓的产能过剩。
也就是说:虽然我们最大程度的激发了人们“生产创造”的积极性,但是创造的社会财富不断向资本家方向单一流动,并不是循环流动。流动到了一定阶段就无法再流动,导致消费萎靡。也就是说,我们创造了财富,却无法享受财富。危机的真正根源在于财富的单向流动。而此时政府为了提升消费,开始量化宽松、发行货币、降息等等,企图将货币抛向消费端,于是出现了各国都在刺激经济增长的局面。

关键问题是,由于资本对资源的掌控性,以及资本天生的扩张和增值性,政府宽松出来的钱并不能流到需要的地方去,更很少流到普通百姓腰包里,反而被资本利用,都流入了最容易升值的空间,比如房产、股市、以及资本市场。于是,泡沫出现了,并被不断吹大。各种迹象已经反复证明一件事:全球经济已经遇到了一个奇点,这个奇点是300年以来的经济制度导致的,它已经不是一个政策能够解决的。

历史机遇在中国及所有世人面前摆放着,有多少人能够看清,真得不好说。日本停滞的发动机,在可预见的时间里仍会怠速。欧洲始终在为资本的贪婪支付代价,在复苏的泥潭边缘挣扎。美国已经把所有制度、人口、资源、货币红利使用到了极致乃至透支,依然无法匹配支撑起它过于庞大的身躯——没有人能否认,美国在走下坡路。在中国大地,政府的资源整合与动员能力是一流的,而制度红利如何得到释放就是最核心的问题。但是,很多认知水平在影响决定着很多方面的做事层次。开启的深度改革任务,是更加艰巨的。这就像我们登山,越往后越累,消耗的能量越来越大,空气越越来越稀薄。但是我们看到的风景和享受的境界,却已截然不同了。

某天,周惠兴致徒步有20多公里,感觉还不错。只是因为最值得有纪念意义的是,个人终于在历经近一周时间、三次挫折后,坚持正当申诉而战胜某大佬公司,并为我专致歉意,恢复周惠人物地位。人间原本并不是想得那么好,其也不是坏。有人能做好事而行,我们也总愿意成全别人的好,但却也有人不希望别人好而使坏!又该如何去理解?做一个人的生活命题,命运眷顾当然自有安排。

在信息化大时代中,2016或许也会很容易忘记,但我们必须要学会铭记。离年底结束还有一个月时,周惠忽然看到了蝴蝶,便提起:其实每个微小或强大的生命手上,都有一只蝴蝶。在经济学上的“蝴蝶效应”、“马太效应”,已经快速向前推进着。很多是一荣有限、一损俱衰。所以,请不要轻视自己随意的手。佛讲觉悟,禅讲反省,说起来都很容易,做起来却是非常艰难。这一年,我有时总是很念旧,想写过去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记得那句老话:你能看到多么远的过去,就能走到多么远的未来。

 

周惠爱世界撰稿发布。

注:如有转载,敬请标明作者及出处。

 

上一篇:户外行业标准缺失 大品牌应担负责任做表率
下一篇:内蒙古体育基金杯2016全民健身冬季登山大会在呼和浩特举办
         

版权所有绿色时尚户外网  技术支持:找查发信息网
电话:13848198877  传真:0471-5950487  邮箱:cosawork@163.com
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展览馆东路  邮编:010010  ICP备案号:蒙ICP备14001426号-1